• 大家手笔: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 2019-10-13
  • 数学文章对“帽子”理解不正确,不利于私想交锋”:1、表现在认为网络争论似乎都是打棍子戴帽子。这就不正确了。因为凡是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对某人思想行为概括表达就不是 2019-10-11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10-10
  • 【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】邵书琴:扎根边疆磨砺闪光青春 2019-10-10
  • 转移房产钱财 “老赖”获刑1年半 2019-09-24
  • 北京市延庆区与人民网战略合作签约仪式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9-24
  •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: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-09-18
  • 让“三会一课”更有“味” 2019-09-15
  • [大笑]当然要付钱,你占用属于大家的资源,那怕是一根针都要付钱! 2019-09-15
  • 泰瑞沙慈善援助项目启动会 2019-09-10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又钓出一个老蚕! 2019-09-10
  • 90后“技术宅”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-09-09
  • 这个问题,不是我们那些学者所讲的,国家崛起美国害怕了。而是美国舞着大棒,配合国内的资本共同讹诈。 2019-09-06
  • 盘点:百名“红通”人员下落如何? 2019-09-05
  • 你这个【炒】啊【炒】的,还缺少一个【炒人】,而【炒人气】你听说过没有。。。?[福尔摩斯] 2019-09-05
  • 云师大补习
    关注镇雄之窗微信公众号,可以赚话费

    北京pk10高手赌法2码:主题: 长篇小说《梦回镇雄》第2章

    • 皇上
    楼主回复
    • 阅读:11225
    • 回复:0
    • 发表于:2019/6/17 9:18:06
    1. 楼主
    2. 倒序看帖
    3. 只看该作者
   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镇雄社区。

    pk10冠军四码规律破解 www.fxdt.net 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    书名:《梦回镇雄》
    作者:神木
    序言:乌峰苍苍 赤水茫茫
             人在天涯 梦回镇雄
    简介:
           “一个真正的男人,就应该有一颗敢于征服世界的雄心?!?nbsp;    ——申登雄

    第2章(后续章节请加微信13220316332)

      2000年6月18日,浦江县汽运中心。
      这是一个炎热的午后。烈日当空,照得浦阳江里的河水极尽干涸。
      就在这时,只见不远处有一辆红色的大巴车,缓慢地开了过来。在汽运站中心的站前停车场停下后,司机拉开了车门。
      “浦江到了,都抓紧下车!”司机用云南方言,不耐烦地催促着车上的乘客:“后面的别睡了,拿好东西赶紧下车!”
      接着,车上的乘客带着大包小包,陆陆续续地走了下来。
      这群乘客大约四五十人左右,其中有男有女、有老有少。这些人衣着朴素,看起来老实巴交的。他们无一例外,都是来自云南镇雄县的务工人员。
      近些年来,浦江因加工水晶制品,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水晶生产加工基地,被誉为中国“水晶之都”。因此,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外来打工者。有河南的、湖南的、湖北的、江西的、安徽的,以及云贵川三省和东北的。在这些外来人口中,一多半都是云南镇雄人。
      在浦江的镇雄人很多,差不多有十万上下。这些人携家带口来到浦江县,或经商、或务工。他们的父母和孩子也都在浦江,父母帮忙带孩子,孩子就在浦江成长和学习。浦江人习惯把镇雄人称为新浦江人,而镇雄人也把浦江当做第二故乡。
      “坐了几天的车,总算到浦江了!”一个男人提着行李箱,语气有些不满地道。
      “老公!”另一个背着小孩的女人,擦拭着满脸的汗水对男人说:“浦江的这个鬼天气,比我们老家还热!”
      “上车的时候说不转车不转车,一路上都不知道转了几趟车了?!?br />  “是啊,要是不转车的话早就到了?!?br />  汽运中心门口,刚下车的人们一边走一边开口埋怨着。
      镇雄到浦江有一千多公里的路程,加上交通不便,路上又时不时的转车,很多人被折磨得疲惫不堪。人们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浦江,目的则很简单,为的就是以后能多挣点钱来补贴家用。
      在这群人中,有一对双胞胎兄弟,他们是镇雄鱼洞乡的申登雄和申登勇。两人刚刚初中毕业,今年才满十八岁。哥哥申登雄戴着眼镜,看起来比较斯文;弟弟申登勇拖着行李,和哥哥长着同一张脸。单从相貌上看,很难分辨出两人谁大谁小。
      “阿勇,这里就是浦江了?!鄙甑切劭诙缘艿芩担骸安蝗缦日腋雎霉菪菹?,明天白天再去找工作?!?br />  “那我们马上走吧!”申登勇答应了。
      浦江是一座面积很小的城市,全县户籍人口也只有三十万不到。而近几年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外来人口,整个小城显得拥挤不堪,街头巷尾密密麻麻的都是人。
      天色渐渐进入黄昏,空气中依旧还弥漫着热气。
      车站附近的旅馆房价很贵,为了节省钱,兄弟二人连车都没舍得坐,带着行李走过了浦阳江上的中山桥,顺着河堤向下走去。夕阳的余晖,撒在了二人纯真的脸上,伴随着他们一路向前而去……
      不知道走了多久,二人来到了一个叫龙峰二区的城中村。
      龙峰二区不仅是浦江的贫民区,还是著名的红灯区,里面随处可以看见一些打扮妖艳的站街女。这一带零零散散地分布着一些私人旅馆,虽然环境差点,但好在价格便宜。在龙峰二区的对面,却是浦江县城繁华的财富广场,和这边破破烂烂的旧楼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      “这里面看起来还不错,里面应该有旅馆,要不我们今晚就住在这儿算了?!鄙甑怯露陨甑切鬯档?。
      “行,走了半天也累了,进去看看吧?!?br />  说着,二人一前一后,顺着一条狭窄的巷子向里面走去。只见里面还有很多分叉的巷子,每个巷子都能看见站街女,还有一些畏头畏首的嫖客。
      “这是什么地方???这也太夸张了吧!”
      看着里面的这副场景,申登勇顿时来了兴趣。
      “阿勇,这不是什么好地方,和咱们镇雄的龙井路一样,都是红灯区?!鄙甑切鄱V鲎诺艿埽骸氨鹂戳?,赶紧找旅馆要紧?!?br />  当天晚上,申登雄、申登勇兄弟找了一家便宜的旅社住了下来。
      第二天,申登雄一大早就起床了,而申登勇却还在呼呼大睡。申登雄没有叫醒睡梦中的弟弟,独自一人出门了。
      刚走出小旅馆的时候,他看见天气阴沉沉的,还刮起了大风。
      “真倒霉!看来要下雨?!?br />  申登雄心想着,径直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家早餐店。
      在早餐店里,申登雄花五毛钱买了两个馒头,还向老板娘要了点开水。拿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开水,申登雄转身又往旅馆这边走了回来。
      刚到门口的时候,只见天空中忽然电闪雷鸣,接着便下起了暴雨。
      “这雨早不下晚不下,偏偏这个时候才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?!甭霉莘考淅?,申登勇已经起来了。他坐在床上,嘴里咽着馒头气愤地说道。
      “看来只有先在旅馆呆着了!”申登雄叹着气,接着说:“这么大的雨,别说找工作了,出个门都不方便?!?br /> 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,接连持续了好几天。在这几天的时间里,兄弟二人只能呆在旅馆里。这样的日子对于申登雄来说还好,他可以静下心来看看书。而申登勇却过得十分煎熬,旅馆里无聊的环境让他感觉比坐牢还难受。
      等到第四天白天的时候,雨终于停下了,天空又开始放晴。申登勇此时如释重负一般,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。
      “哥,今天没下雨了,我出去看看哪里有招工的?!狈考淅?,申登勇对正在看书的申登雄说道。
      只见申登雄脸色苍白,看起来十分憔悴。他的身体从小就不太好,加上刚到浦江水土不服,又遇上这几天的大雨,一不小心他就感冒了?!?br />  申登雄咳嗽着,对弟弟说:“阿勇,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?”
      “不用,我一个人就可以?!鄙甑怯陆幼哦陨甑切鄣溃骸澳闵×?,就留在旅馆里休息,等我回来给你带点药?!?br />  从小到大,申登雄的身体抵抗力一直很差,因此他经常打针吃药。相反弟弟申登勇的身体却很好,从来没有生过病。老家迷信的人都说:这是因为多生了一个弟弟和哥哥相生相克,申登雄的病都是弟弟带来的,但申登雄从来不相信这种说法。
      说完,申登勇便独自出门了。他顺着那些狭窄的巷子,一路走出了龙峰二区。
      在街道上,申登勇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家网吧,经不住诱惑走了过去。由于现在时间还早,他想去网吧里上网玩游戏。
      在镇雄的时候,申登勇一直是一个问题少年。他不像哥哥申登雄那么好学,平时就和一帮小混混在一起,经常逃学出去玩。他们平时喜欢抽烟、喝酒、打架、上网,让老师和家长十分头疼。
      走进网吧后,申登勇在网管哪里开了一台电脑,然后转身去找自己的位置。
      这个网吧不大,但人却很多。来上网都是一些十七八岁的青少年,男男女女都有。这些人穿着时尚,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,坐在电脑前专注地打着游戏。
      此时,申登勇正向前走着,却和迎面而来的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。
      “你这人怎么回事???走路都不长眼睛的?!蹦桥⒈蛔驳乖诘厣?,生气地用云南话骂着申登勇。
      申登勇听了这话十分窝火,也用云南话骂道:“你才没长眼睛,明明是你走过来撞我的好不好!”
      由于镇雄人多,因此在浦江当地说云南话也可以交流。
      只见女孩从地上站起来,伸手取下了耳朵上MP3的耳麦。当她抬起头看见申登勇的时候,眼神顿时惊讶起来。
      “翠花!”申登勇一眼就认出了女孩。
      “??!勇哥,怎么是你呀?”
      听到申登勇喊自己的小名,女孩脸上有些尴尬,随即也认出了申登勇。
      原来,这个女孩是申登勇家隔壁的邻居邓翠,比申登勇还小一岁,小时候和申登勇关系很好。由于镇雄人有重男轻女的思想,因此邓翠从来没有上过学,她也没有什么文化,十多岁就来浦江打工了。
      说着,两人在一旁坐了下来。
      邓翠身材苗条,长得亭亭玉立。她上身穿着一件露肚脐的黑色背心,下身则穿着一条超短裙和一双高跟凉鞋,脸上还画着浓妆,一头齐腰的长发染成了时下最流行的黄色,整个人看起来光彩照人。
      “翠花!”申登勇上下打量着邓翠,笑着说道:“几年不见,我都快不认识你了?!?br />  见申登勇故意取笑自己,邓翠不满地白了他一眼,撒娇似的说:“勇哥你这是什么话,居然都把我给忘了呀!”
      “跟你开个玩笑,这么认真干嘛?!鄙甑怯陆幼糯蛉さ厮担骸按浠ㄕ饷雌?,就是化成灰我都认识?!?br />  “这还差不多,算你还有点良心?!钡舜淇牡匦α?,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。
      “对啦勇哥!”不多时,邓翠开口问申登勇说:“你什么时候来浦江的?雄哥怎么样了?他现在应该快毕业了吧?!?br />  “我哥现在也没上学了,我们来浦江都好几天了?!鄙甑怯禄卮鹱诺舜洌骸扒凹柑煲恢痹谙掠?,今天天气好我出来找找工作?!?br />  “找工作找到网吧里来了,我看你是想上网玩游戏吧?!钡舜湫ψ潘档溃骸氨鹨晕也恢?,我还不了解你呀!”
      “申登勇有些不好意思,接着开口问邓翠说:“翠花,你在浦江有事情做吗?我和我哥天天住在旅馆里,都快没钱了!”
      “天天住旅馆,那得花多少钱?”邓翠接着对申登勇说:“我最近也没工作,暂时在外面租了个房子。要不你们俩搬我哪儿去住,咱们三个人挤挤?!?br />  听了邓翠的话,申登勇点头同意了。
      说完,邓翠和申登勇走出了网吧,准备回旅馆去找申登雄。
      刚到旅馆的房间,邓翠就看到了申登雄。她突然兴奋地跑上前去,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搂着申登雄的脖子,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雄哥,你总算来浦江了,这几年可想死妹妹啦!”
      听着邓翠肉麻的话,申登雄感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      “翠花,你可别乱说!这话要是被你妈听见了,你不被骂死才怪?!鄙甑切鄱阍谝槐?,故意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      “哎呀,雄哥你怕什么?我妈又没在浦江?!钡舜浣幼诺髻┑溃骸耙撬诘幕?,就让她把我嫁给你得了!”
      “翠花,你现在说话也太吓人了,开口就是嫁不嫁的,我可不敢娶你?!?br />  “怎么就不敢娶了?俗话说得好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这不很正常嘛!”
      邓翠以前一直很喜欢申登雄,在老家的时候还闹出了不少笑话。镇雄人思想都比较保守,一个女孩子整天追着男孩子的事情还比较少见。因此她以前一去申登雄家玩,就会招来母亲的谩骂。申登雄从来没有当过真,他认为邓翠是闹着玩的,一直以来也只把邓翠当妹妹看待。直到邓翠来了浦江后,两人就没有再见过面。
      “行了行了!”申登勇看见二人在打情骂俏,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翠花,你别逗我哥了,咱们收拾东西赶紧走吧?!?br />  “对对对,差点忘了正事了!”
      “什么事???”申登雄问。
      “我来接你去我哪儿住啊,难道你想在这家小旅馆呆一辈子不成?!?br />  拿上行李后,三个人离开了旅馆,向邓翠的住处走去。
      邓翠也住在龙峰二区,和旅馆的距离并不远。这边房租便宜,她辞职后在里面租下了一间不大的房子。由于天气热,邓翠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出租屋里吹风扇,很少出门逛街。今天她准备去上上网,没想到在网吧就遇上了刚来浦江的申登勇。
      来到住处后,邓翠用钥匙开了门,带着申登雄兄弟二人走了进去。房间不仅小还很破旧,但被邓翠收拾得干干净净。里面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上下铺床以外别无它物。单人床铺着床单被褥,上下铺则整整齐齐的堆满了东西。
      “翠花,我们两个男的,和你一个女的住在一起会不会不方便???”看到只有一个房间,申登雄开口问着邓翠。
      “都是一家人,有啥不方便的?!钡舜涿缓闷目戳艘谎凵甑切?,接着又说道:“干嘛,难道你嫌我这儿环境差?”
      “我不是那意思,主要是我跟阿勇以后住在这儿,给你添乱了?!?br />  “大家出门在外,这不应该的嘛?!?br />  “翠花!”一旁的申登勇开口问道:“房子这么小,我们几个晚上怎么睡???”
      “这还用问!”听了申登勇的话,邓翠来了兴趣,笑着回答道:“当然是我跟雄哥睡床,你自己睡上下铺啊?!?br />  “翠花,你快别瞎说了,赶快收拾收拾吧,我跟阿勇睡上下铺就行了?!?br />  接着,几个人开始忙活起来。申登勇把床上的东西都搬到地上,申登雄则和邓翠一起铺好了床单被套。
     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,浦江城里灯火阑珊。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在大街小巷上闲逛着,整个城市变得热闹非凡。这是一座丰富多彩的城市,大街上除了能看到浦江本地人和人数比重大的镇雄人以外,还有很多其它省市的人。不同地方的人们怀着对水晶的向往聚集在一起,共同构成了新时代下繁花似锦的浦江。
      申登雄、申登勇和邓翠三人,此时正走在浦江城的后街上。
      后街的建筑保留了古典的气息,这里是一个以售卖衣服为主的地方,其次还有很多的美食和小吃。由于这里的东西物美价廉,深深吸引着底层社会的人们,尤其是像申登雄和邓翠这样的年轻男女。
      逛了没多久,三个人走进了一家镇雄餐厅。餐厅老板就是镇雄人,里面的菜品都是镇雄风味的家常菜,特别是镇雄人都喜欢吃的酸汤、米线、猪脚和土豆。
      餐厅内,菜都上齐了。
      这时,邓翠倒满了一杯酒,对申登雄说:“这第一杯敬雄哥,我很高兴能在浦江遇到你,咱俩口子干了!”
      “你尽瞎说,喝酒归喝酒,什么俩口子都整出来了?!?br />  说着,申登雄和邓翠碰了杯,然后两人举杯一饮而尽。
      接着,邓翠又倒满一杯酒,对申登勇说:“这第二杯酒敬勇哥,感谢你今天出现在网吧,让我和雄哥重逢!”
      “翠花就是翠花,豪气干云,不愧是我们镇雄的女人?!?br />  说着,申登勇和邓翠碰了杯,然后两人举杯一饮而尽。
      接着,邓翠又倒满了一杯酒,对申登雄和申登勇说:“这第三杯酒敬你们兄弟两个,希望我们三个人顺顺利利,在浦江早点找着工作,也希望我和雄哥有情人终成眷属,白头到老永远在一起!”
      “干杯!”
      三个人举起酒杯齐声喊着,然后又一起喝下了杯子里的酒。
      
    二维码

   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  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    加入签名
    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  • 大家手笔: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 2019-10-13
  • 数学文章对“帽子”理解不正确,不利于私想交锋”:1、表现在认为网络争论似乎都是打棍子戴帽子。这就不正确了。因为凡是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对某人思想行为概括表达就不是 2019-10-11
  •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-10-10
  • 【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】邵书琴:扎根边疆磨砺闪光青春 2019-10-10
  • 转移房产钱财 “老赖”获刑1年半 2019-09-24
  • 北京市延庆区与人民网战略合作签约仪式--北京频道--人民网 2019-09-24
  •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: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-09-18
  • 让“三会一课”更有“味” 2019-09-15
  • [大笑]当然要付钱,你占用属于大家的资源,那怕是一根针都要付钱! 2019-09-15
  • 泰瑞沙慈善援助项目启动会 2019-09-10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又钓出一个老蚕! 2019-09-10
  • 90后“技术宅”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-09-09
  • 这个问题,不是我们那些学者所讲的,国家崛起美国害怕了。而是美国舞着大棒,配合国内的资本共同讹诈。 2019-09-06
  • 盘点:百名“红通”人员下落如何? 2019-09-05
  • 你这个【炒】啊【炒】的,还缺少一个【炒人】,而【炒人气】你听说过没有。。。?[福尔摩斯] 2019-09-05
  • 西甲助攻榜 德甲比赛 国际足联排名表完整 福彩12选5开奖结果 赛车在线彩票5分钟开奖 捕鱼王提现会不会吃 注册就送10元 福利彩票 河南快赢481官网下载 广东11选5总和大小规律 电子游戏机赌博技术 西甲体育直播 七乐彩中2个号有钱吗 体彩江苏7位数综合走 北京pk10什么软件好用